当前位置:首页 - > 金融频道 - > 金融提示

金融支持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迎新指引 单列信贷计划 细化激励机制 避免一哄而上 时间:2024-04-19    来源:中国金融新闻网

制造业又迎来金融政策支持。近日,金融监管总局、工信部、国家发改委联合发布《关于深化制造业金融服务 助力推进新型工业化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了制造业金融服务的总体要求,并围绕金融支持制造强国建设、推进新型工业化重点任务,对做好制造业金融服务提出了多项工作要求。

长期以来,制造业都是银行信贷资源的重点投向。截至2023年末,全国高新技术企业贷款余额同比增长20.2%,制造业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7.1%,其中,中长期贷款增长29.1%。不过,制造业金融服务质效还有待提升,特别是要在加大中长期贷款投放和创新金融产品供给上下功夫。对此,《通知》也提出了针对性举措,要求优化制造业信贷结构,银行业金融机构要单列制造业信贷计划,开发适应制造业特点的信贷产品。

招联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通知》提出的十七项举措落地,将进一步推动银行保险机构围绕重点任务增强制造业金融服务能力,提高金融服务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能动性。金融机构应进一步找准支持服务制造业和新型工业化的着力点,加快产品和服务创新,提升服务质效。

提升中长期贷款占比 优化信贷供给结构

制造业企业对资金需求的特点之一是贷款需求量大、用款周期长,但一直以来普遍存在“短贷长用”的问题。在此前的采访中,有企业负责人对《金融时报》记者坦言,流动性贷款的期限和制造业企业的生产经营需求、回款周期等并不匹配,不利于企业稳定经营,希望能获得中长期贷款支持。

冠苕咨询创始人周毅钦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制造业特别是高端制造业的发展往往需要较大的初期投入和较长的投资回报周期。提升中长期贷款占比可以更好地满足这类企业的资金需求,支持企业进行技术改造、研发创新和市场扩张等长期投资。拓展首贷户不仅可以扩大金融支持制造业的普及面,也能促进银行业务拓展和分散风险。

“目前,金融对制造业的服务主要用于满足以生产性融资为主的基本需求,而对核心技术创新、产业结构升级等支持不够,对科创型制造业企业的服务显得力不从心。”董希淼表示。

丰富制造业金融产品供给是提升制造业金融服务质效的另一个着力点。《通知》提出了多项举措,知识产权质押贷款、动产质押贷款、知识产权保险、研发费用损失险等创新产品都在支持之列。另外,银行保险机构要根据制造业企业研发、制造、交付、维护等生产经营周期,探索完善全流程金融服务。

科学设置考核权重 优化激励约束机制

服务制造业,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而是要发挥各自差异化优势,健全支持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多层次金融服务体系。为此,《通知》对于不同类型的银行业机构提出了差异化要求,也让各机构在服务制造业中更有的放矢。

具体来看,政策性银行要利用政策性金融“资金规模大、贷款期限长”的特点,更好服务制造强国重大工程建设,以政策性转贷款带动支持制造业小微企业。大型银行要对关键核心技术攻关领域加强研究,优化金融资源区域协调分配,支持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股份制银行要坚持差异化市场定位,深化对制造业细分领域及重点投向的金融服务。地方法人银行要发挥深耕地方经济的特色优势,合理确定经营半径,精准服务当地制造业企业。

优化激励约束机制是提升银行业金融机构支持制造业内驱动力的“老办法”。此次《通知》提出了细致化的要求,比如要科学设置考核权重,对成效显著的分支机构,在绩效考评、资源分配等方面予以倾斜;在控制风险的基础上,适度下放授信审批权限;制定各流程环节的尽职认定标准和免责情形等。

“通过优化金融激励约束机制,可以引导银行业将更多的金融资源投向制造业领域,尤其是那些具有高成长性、高技术含量的先进制造业,推动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周毅钦表示,对外,银行可以通过优惠利率、增加信贷额度等方式给予优质企业奖励,激励企业进一步提升竞争力。对内,细化制造业企业授信尽职免责制度,科学设置考核权重,明确界定免责范围,提升服务制造业企业的内生动力。

“适当提高制造业贷款的不良率容忍度,并落实容错纠错、尽职免责制度,能够减少金融机构和从业人员的后顾之忧,提高服务制造业的积极性。”董希淼说。

坚决避免“搭便车”“垒大户” 营造良好竞争环境

银行业金融机构既要精准有效地支持制造业发展,也要把握好信贷投放的力度和节奏,不能放松风险管理要求。对此,《通知》指出,“银行保险机构要树立审慎经营理念,加强内控合规建设和全面风险管理”,并明确了落实好还款来源、严格制造业贷款分类、提高贷款拨备使用效率、严防通过票据贴现虚增贷款规模、严禁信贷资金用于非生产经营活动等具体要求。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叶怀斌表示,商业银行应提高风险监测敏感性,强化事前审核、事中监测与事后评估。根据金融机构自身情况,提升风险处置能力。健全金融机构内部风险预防、预警、处置、问责制度体系。

坚决避免过度竞争和“搭便车”“垒大户”等行为,切实防范多头授信、过度授信,避免一哄而上造成产业项目低水平重复建设,防止信贷资金沉淀淤积,防止信贷资金无序压价和空转套利……针对在支持制造业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潜在金融风险,《通知》划清红线,明确了行为禁区。

[33]